深惠路更名几乎没有听到反对声音?

  深惠路更名几乎没有听到反对声音?

  ————凌梦寒箫/文 偶感絮语 2012年5月11日上午于深圳某大厦办公室

  (1)新闻来源:想不到,真的意想不到!

  深圳新闻网讯 (深圳商报 特派记者崔霞)

  深惠路更名为龙岗大道有必要么?今天在广州出席省十一次党代会的深圳市委常委、龙岗区委书记蒋尊玉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了这个“争议”问题:花2000万元改名是应该的、值得的。他还透露,深惠路沿线将启动35个旧改项目,今后这条路沿线将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群,深惠路更名也是为了顺应城市化的要求。

  蒋尊玉还透露,据他了解到的情况,龙岗地区的老百姓对更名是非常赞成的。从目前公示的情况来看,也几乎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为避免更名对于沿线商家和市民带来的不便,蒋尊玉表示会有预案,不会给沿线带来不便。他说,改名是个逐步的过程,指示牌可以快一点,门牌号、注册登记等可以慢慢来。

  (2)据了解到的情况,龙岗地区的老百姓对更名是非常赞成的?

  凌梦寒箫不明白,所谓了解到的情况,所谓龙岗地区百姓对更名都非常赞成,

  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的?是采用什么方式调查的?

  是随机采访?是有委托某机构或是某报社下发专门的调查表搜集信息?

  是有专门的统计数据?

  是有召开民意代表大会或是各社区居民座谈会了解信息?

  龙岗区的百姓非常赞成?

  在凌梦寒箫第一篇网文《三思而后行,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弊大于利!》中,

  其中有位龙岗土著居民的回帖,可以解开这个非常赞成的真正答案:

  更名沿线改造,他们出租的租金又可以提高了,房租又可以涨价了,

  请问他们有什么理由去反对?

  利益集团利益格局的牵扯及根深蒂固,有百利可图,他们找得到反对的借口吗?

  (3)从目前公示的情况来看,几乎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

  反对的声音?没有听到?…………

  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

  全国性的微博我们暂且不论,就说深圳本土最具影响力的深圳新闻网和奥一网上,

  就说在离我们最近的“深圳论坛”和奥一论坛及博客上,

  那样大范围的热议,那么热烈的呼声,如此激烈的争论,

  而龙岗区的一把手却从来没有听到看到?

  我真的困惑了,凌梦寒箫确实无语了…………

  出现这样矛盾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深圳新闻网和奥一网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太狭窄太薄弱的话,

  那只能是由于下面二个原因造成:

  要么是我们现在的政府部门单位都很少上网或是基本不上网,所以听不到网民的声音、了解不到网民的言论;

  要么是我们的新闻媒体传播呈递信息过于片面及狭窄:

  一个是龙岗新闻网,作为龙岗区的新闻门户,从未将反对、质疑的声音、观点及信息呈递并反映到上面;

  一个是报业集团旗下的商报、晚报、晶报等报社的记者,

  以及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报社的记者

  围绕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所作的一系列采访报道,

  全部是赞同、支持的正面观点,从来都是强调积极、有利的作用及影响,

  而从未提及相关反对的声音、质疑的观点及存在的弊端。

  作为媒体,本应吧底下最真实最原生态的声音及观点,通过报道方式呈递上去、传播开来,

  可是,你们完全一边倒的新闻报道,致使龙岗区的一把手根本无法听到不同的声音,无法掌握最真实的信息及言论,

  从这个意义上说,长期扎根深圳采访报道的记者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了?

  从宣传报道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一列所反映出的新闻传播,龙岗区一把手的回应,令你们哑口无言、无言以对了?

  从这个结果看,从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直到今天见诸新闻媒体的报道看

  足以让大家清楚地看到,你们这一回的宣传报道,显然是失败的,是不成功的!

  (4)龙岗区一把手的回应,令各路媒体记者哑口无言,反证了这一回的新闻较量是失败的!

  不论是奥一网、新闻网等网站,还是商报、晚报、晶报、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报纸,

  记者朋友们,你们是否应该从这一次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的宣传报道案例,

  得出相关经验教训呢?想必心得体会应该感受深刻吧?

  特别是“几乎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那句话,重重地打了媒体人自己的嘴巴,狠狠地扇了媒体人自己的耳光,

  都说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都说正因怀有寄托所以心存希望

  可是这一回,这一回你们让全城的市民深深地感到失望了…………

  你们知道吗?你们想到了吗?你们听到了吗?

  你们,醒悟了吗?…………

  (5)深惠路更名的故事——无言的结局!

  关于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经公示而引发热议、争议,凌梦寒箫为此已经写了相关的五篇网文,

  也一直关注着更名一事的进展和网友们的讨论,但截至到今天,就在深圳商报这篇报道出来后,

  就在前二天大家还在为“公示正在进行中龙岗大道标识牌却已经赫然出现在特区市民的眼前”而一片哗然时,

  我们还在思考并疑惑这一举动是谁授意的又是谁执行的?谁该负直接责任谁又该负间接责任时,

  作为报业集团成员之一、作为深圳举足轻重媒体之一的商报,却竟然公开刊登出来这样字眼并在新闻网以大字黑色标题强调,

  “龙岗地区的老百姓对更名是非常赞成的?”“几乎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这样关键字眼的新闻报道,

  这一场更名行动,其实无关市民,其实无关什么网络问政,其实无关什么公众参与,

  我们看到的只有政府强力主导推行、新闻媒体配合实施、各方精心安排妥善布置的方案,

  既然徒劳无功、劳而无用,既然这场戏都已经提前预演好了既然结局大家都预想到了,

  只是当结局这么快到来时,只是结论这么快揭开时,我想大家的心情还是会觉得挺压抑挺纠结

  所以,我觉得一切都应该结束了,一切都应该落幕了,

  就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撤的归凯撤,

  管它深惠路要怎么更名,管它深惠路要更名为什么大道,

  心有万语千言,却终归是无言的结局,

  散场的时刻,原来彼此竟然这样尴尬!

  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了,自己也觉得应该可以做到毫不在乎了,

  写完这第五篇,凌梦寒箫就此搁笔,绝不会再对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发表任何意见建议、想法看法了!

  有位叫凌梦寒箫的书生说

  更名的故事,好比那无言的结局

  就用这首歌的歌词,来作为终结篇的结尾吧,我想它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曾经是对你说过这是个无言的结局

  随着那议论淡淡而去

  我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将会搁笔

  脸上不会有泪滴

  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关注你

  我怎么能够怎么能够埋藏一切回忆

  啊让我再看看你让我再说恨你

  别将你背影离去

  告别时候说告别请不要说难忘记

  就让那回忆淡淡地随风去

  也许我会忘记也许会更想你

  也许我会铭记也许会更爱你

  也许已没有也许………………

  ————凌梦寒箫/文 偶感絮语 2012年5月11日上午于深圳某大厦办公室

  关键词:深惠路更名 龙岗大道 深圳交通 媒体记者 新闻报道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