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少年沉迷网游悲剧 魔兽开发商被诉(转载)

一年前,天津13岁少年张潇艺在一栋24层的高楼顶上纵身一跳。这一事件即将引发一起矛头直指整个网络游戏产业的公益诉讼。

    把这一悲剧记录成书(书名为《在网路上狂奔》)的作者张春良今天在新书发布会上宣布,他已经获得张潇艺父母的授权,将代表张潇艺父母起诉张潇艺死前在网吧所玩游戏《魔兽世界》的开发商———暴雪娱乐有限公司,请求法院确认该公司开发的该款游戏具有致人

  成瘾的内容,与受害人的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

    张春良还告诉记者,他还接受了63名家长、20余名网络游戏受害家庭的授权,下一步将针对网络游戏产业进行一场集体诉讼。

    网络游戏还可能“吃人”

    今天14时10分,北京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一层多功能厅。

    伴随低婉的哀乐,与会嘉宾和记者一起向一个披挂黑纱的遗像鞠躬,默哀一分钟。

    这位少年叫张潇艺,生前是天津博文中学二年级学生。

    去年12月27日,张潇艺在网吧上网36个小时后,站在天津市海河外滩一栋24层的高楼顶上,双臂平伸,双脚交叉成“飞天”姿势,纵身跃起朝着东南方向的大海“飞”去,去追寻网络游戏中的那些英雄朋友:尤第安、泰兰德……

    北京军区总医院开出的一份医学证明中说:“张潇艺曾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因长期沉溺网络游戏最终导致自杀。我院工作人员通过对他留下的网游笔记和遗书等资料进行医学分析,得出如下结论:张潇艺生前因过度沉溺不健康网络游戏,患有严重的‘网络成瘾综合征’。”

    张潇艺为世人留下了8万字的网游笔记《守望者传》,如今被张春良收进了他的《在网路上狂奔》。

    张潇艺的死震惊了公安部部长周永康,他的批示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和社会各界的重视,也震惊了张春良。今年1月23日,张春良开车到天津,寻访张潇艺遗踪。

    张春良见到张潇艺家人的情景让他震撼:张潇艺的母亲基本上已经精神崩溃,总以为孩子没有死。父亲比较坚强,但提起孩子,痛苦就全都清楚地显在脸上。他们曾找过公安局、网吧、学校,但没有哪个部门为孩子的死担当责任;荒诞的是,舆论还指责他们不会教育孩子,甚至有人主观臆断是他们把孩子逼死了,这无疑令他们雪上加霜。

    之后一年,张春良走访了全国各地260家网吧,调查了700余例因青少年迷恋网络游戏而引发的悲剧。数不清的家庭遭受着程度不一的破坏,甚至处于家破人亡的边缘:

    去年7月27日,山东省德州市19岁少年张亮亮为凑上网费劫杀打工妹;南京市一位父亲为挽救迷恋网络游戏的儿子,两次割腕自杀;今年9月,武汉一位母亲为了劝说长期沉迷于网吧的儿子,以跳江寻死相谏;……

    我为什么要打这场官司

    张春良说,为了不让更多家庭发生同样的悲剧,我们应当采取行动。

    他认为,中国网络游戏产业是造成数以百万计的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始作俑者。它应该对自身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承担责任;救助成瘾青少年理应是网络游戏商不容推卸的义务。然而,中国网络游戏产业显然还缺乏承担社会责任的意识。业界人士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产业英雄”和“文化精英”的称誉,却对网络游戏造成的社会问题采取逃避推诿态度。

    他说他这么做是替众多像潇艺一样沉溺于网络不能自拔的孩子们维权。当然,更是为了以此为滥觞,来规范我国互联网的法律和政策,规范我国网络游戏产业的发展,并建立起相应的赔偿制度。

    张春良将官司定位成一场公益诉讼。

    张春良承认,由于社会信息化发展的大势,也因为人们休闲娱乐的需求,完全杜绝网络游戏是不可能的。网络游戏作为社会一种精神产品,在创造社会价值的同时,也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换言之,他也认为网络游戏是一把双刃剑,既肯定它对社会积极贡献的一面,又提请它注意应该担负的社会责任。

    法学博士、中国公益诉讼网发起人李刚应邀协助张春良一起将这场公益诉讼进行到底。

    李刚说,他认为这个事件是解剖整个网络游戏产业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的一个很好的标本。

    他介绍,网络游戏在《魔兽世界》开发商所在的美国又称为电子游戏,或者是数字游戏。根据美国精神病学会的资料,到目前至少有6%的不良使用者患有网络强制上网的症状,数字在全国高达1000万人以上。为此针对网络游戏的危害性,最近两年美国有若干州相应地制定了法律来控制网络游戏。比如在10月13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就签署一项法律———数字游戏管制法,规定禁止开发商和销售商将含有暴力内容的游戏销售给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这一立法在该州获得了78%的民意支持。到目前为止,美国绝大多数州的立法机构都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立法草案。

    至于即将提起的诉讼请求,李刚介绍,将包括3个方面:要求该款游戏开发商公开这个游戏的暴力和血腥的内容;明确标明它是受到美国法律或者是美国评级标准,对于不适宜13岁以下儿童的限制;请求法院能够认可所有的游戏包装,以及游戏界面都应如烟盒标注“吸烟有害健康”一样标注“过度使用这个游戏会致人损害”。同时,他们也希望这个诉讼通过法院的审判,能够证明网络游戏或者是电子游戏致人损害性和张潇艺的死亡有一定的关系。

    警示说明能让青少年离开游戏厅?

    对于李刚等人这场公益诉讼的目的,与会记者提出了质疑:即便网络游戏和游戏都增设了警示说明,就能让青少年从游戏厅走开吗?

    记者们的逻辑是: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事实上并没能让吸烟的人见到该警示,就从此戒烟了。何况,玩网络游戏的大都是青少年,本身非判断力和控制能力就不很强。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副教授、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主任高文斌引用潇艺生前的遗书说明,造成潇艺悲剧的根本原因,除了网络游戏容易导致成瘾症外,也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值得探讨。

    潇艺生前在遗书中说:我是个垃圾,真正的垃圾,什么都干不好的垃圾。……可有什么用啊,我是个没有(用)的垃圾,光会让他们失望,……哎,虽说人生都有闪光点,可我的那些,都是少的(得)可怜。我什么事情都干不好,立下的誓言有许多都完不成,圣诞刚刚过去了,我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相信,会有转世,会有天堂、地狱的,来世如果我还是人,我一定会是最好的孩子的!……

    高文斌说,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是谁能让一个孩子变成垃圾?

    高文斌主张,对于潇艺的悲剧,绝对不是某个人、某个集体单位承担得起的,因为这是社会教育、成才观等诸多因素或问题综合作用制造的悲剧。

    中国科技馆原副馆长葛霆也谈到,对于网络带来的问题要客观看待,我们呼吁、提倡游戏厂商的社会责任感和诚信的同时,也要加快建立相关规范管理的政策、法规,还要反思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怎么教育好孩子?好孩子的标准是什么?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