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国奥比赛有感,中国体育算个蛋!

  黄毛小时候是社会乱不让努力学习,淮南是土匪窝,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小孩子们不学习没什么家庭作业精力旺盛总得找点事儿干。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哪个家长也不愿意,干别的事儿家长也有看法。象小学时老师看黄毛生龙活虎的让黄毛进少年宫的武术队,黄毛的爹认为跟那帮人在一起容易学坏,不让去,非让黄毛跟那谁学拉画画。大黄没“画家”的远大理想两天就烦了,院里爱干嘛干嘛去了。

   那时咱林场大院里为了孩子们有事干,群众性体育活动还是开展得不错的。居委会门口水泥乒乓球台子搭起来,孩子们放学后拿着光板儿拍子直拼到天黑,二十一个球一局轮起来太慢,十一个一局的得等吃晚饭的时候,六个球一局最常见,就这样还得打双打,要不等得人太多急出病来。没人打或家里不让出去时也不能闲着,拿着拍子对着墙练接球。以前大院里一死党这种爱好一直到大学,据说在宿舍里那台小桌子上大家还常常练一把。

   其次是篮球,院里有篮球场,没事儿时就拿个破篮球在那儿投啊投,投得差不多了几个人组成个队,大院里孩子不多,黄毛虽然是闺女也被强迫参加过,黄毛以前还专门叫老爹到东城市场门口的洗染店把白背心印上号,然后东约一队西约一队来比赛。总参那时有联赛,到日子球场上人山人海,热闹,我也没进过啥球,纯粹的凑凑热闹。可是后来先是改革开放97处开始造楼拆了大院,房工头们都在球场上堆砖头放沙子,球没法打了,然后是真正的大兴土木,不光篮球场没了,连水泥台子都没了。所谓群众性体育活动慢慢的就是一群大妈大爷扭秧歌跳舞练气功了。

   知道不是搞体育那块料了黄毛就一门心思学习,对体育也就是一个关心而已,早过了为一场胜负要死要活的岁数了。刚才和城市很脏床单很白提到中国足球就有所感想,今天有时间,就闲谈几句。

   在北京住在亚运村,离奥体中心很近,时间长了很多事情能理解了,象一些发达国家为什么总怀疑弱国服用兴奋剂。在厉害的毛子人眼里,一个国家的体育水平取决于群众性体育活动的水平,参与的人多了时间长了高手就会不断出现。

   咱馨香里很多足球迷,不管是真球迷,还是伪球迷,大家说的都是足球。以前很多人总说中国人不喜欢足球,那是老皇历了,没看见咱们中国女子足球队始终在世界前列,男子倒是一次不如一次,我的估计十年二十年后世界杯中国男足也不会有啥希望进步。在黄毛曾经上了2年的淮南煤炭体育运动学院,足球队的一些哥们从五六岁起就可以玩足球,倒是真了上了体校后都像散沙整天糊弄了,他们也知道没啥希望了吧,我想。你看中国有多少只少年足球队?外国人有一条,干什么都象毛 说的就怕认真二字,家长和孩子认认真真地比赛训练,等这批孩子长大了,还怕里面没二十来个尖子。可咱们中国重视一些国内国外比赛和国内足球大腕时却忽略了下一代啊!怎么说孙大哥,郝董事也老大不小地了。

   中国的条件特殊,不可能这么大规模地搞,乒乓球除外,不过近年也不行了。没有群众基础就得搞短平快,搞突击。在体校时,有一个哥们是淮北来淮南的,他的专业是短跑,成绩特突出,安徽九运会还拿过第一,可是因为一次校外纠纷居然给咱们淮南96处一个小混混把脚筋给挑了,残了不能再圆他冠军梦了,这哥们从此也就在我们视线里消失了,看见他家人从淮北来接他回去时,那天我终於明白了什么叫哀之大莫过于心死!

   再说中国球类最厉害的就是乒乓球吧,可当年乒乓球让球风波闹腾得很大,那谁委屈大了,两方面针锋相对的。后来受委屈的去了日本改了姓,要西要西的跟中国选手玩命,真让人长见识。受委屈的挺有理,可是咱国家就这政策。黄毛中长跑的教练原来就是个成绩和实力不错的人,也得过不少比赛的名次,据说也有很大的潜力发挥,后来进了省体校,成绩也很好,就是因为毕业后校领导上安排留校留了下来了,要不然他也许也有啥冠军的成就吧,也不会成现在一个大肚便便的中年男子的德行。

   还有在NBA的那姓王的,名字起得怪异跟两痔疮似的,七英尺的中锋天天在三分线外站着也没什么,厚着脸皮说我长处是三分准也就算了,瞧让他回国参赛那个费劲。跟别人比比,德国人掏腰包三十万美金赎身他比不了,塞尔维亚人按时回国总能比吧。何况他还是个军人,当兵的都象他那样,人民解放军还不成了伊拉克共和国卫队了?

   再说说那些名运动员,你们TMD傲个P啊,祖国冤枉你委屈你怎么了,钱TMD没少挣,名也有了,可成绩却一天不如一天,你别不服,谁让你生在这儿了?凭什么你不能受委屈?凭什么好事归你、一丁点委屈都归别人?打个比方说,家里老人病了,你汇钱陪床是应该的谁让你是人家的孩子那。自己家里有事儿你去干也是份内的,风风雨雨你顶着本来就是你的责任。累了倦了受伤了你忍着因为那是应该的,沉沉的行李就得你去扛不能分一个给老婆谁让你是男人?

   甭管你入谁的籍宣那儿的誓,祖先换不了吧。有几个象那姓曹的姓吴的那样?除非你承认不是人生的或者生你的不是人,生下来就要承担责任。入国家队时打破脑袋,还不是因为可以出名拿金牌,可是那是应该用血、用命去搏的。胸前背后中国那两个字不是为了好看,是生命燃烧的火焰,是出生入死的军令。体育在别的国家也许是平平凡凡的一件事,是对极限的挑战。但在中国,是渴望、是期待、是民心,是胜利时的豪情、是失利时的悲歌。轮到你了,你就得顶住,就活该受委屈。

   当运动员在别的国家是专长,在中国,就要沉默是金,受得了委屈,背得了山,对得起老百姓。都象那生下来姓何、后来改姓小山、现在姓什么不知道的那样,对得起坐在轮椅上和躺在床上的吗?!对得起几亿双眼睛几亿颗激情嘛?!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