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借“打传”之名,做盗窃软件之实!(转载)

   不要借“打传”之名,做盗窃软件之实!

  芳香 发布时间: 2009-11-20 22:41 

   2009年11月14日的中央台《新闻调查》栏目《“世界通”真相》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在此且不谈“传不传”的问题(已经有许多有识之士的陈述,看官如有兴趣可以不惜眼力),有一段细节的“真相”让我感概万千,震撼不已!

   当电视节目播放到技术人员讲述link-world软

  件这一节的时候,我震呆了,相信有识之士也为之震惊了:“世界通的link-world软件是一款普通的聊天软件!”公安请了上海盘石数码的李毅(执业号3100078)来做鉴定了。当然,这个李毅也提到“服务器打不开,看不出软件的压缩功能”。震惊之余,我也很快归于平静,平静的思考可以让人们看清事件的本质。我的一点质疑已然明朗。

   作为世界通的一个普通代理商和用户,本人所知普通的聊天软件应该是QQ、MSN比较好的了,可是手机用QQ或MSN的朋友发一个视频试试,能发吗?

   回想4个多月来亲临“7.1事件”的一幕一幕仿然历历在目!

   先说说本人使用link-world手机软件的情况吧

   本人和我另一朋友是今年3月份正式使用link-world手机软件的,我们俩一起买的是新加坡版诺基亚E71手机,使用的是移动的20元GPRS150MB流量套餐。我们两人几乎每天都在使用link-world手机软件的功能,每天除了接/点/看公司发给我们的30个视频广告之外,还经常发送图片,语音和视频等。按30个视频,每个平均300K算,每月流量是:30个X300KX30天=270000K,按十进制有270MB,按二进制约有263.3MB。对于文字信息,可以一次发送好几百个字(我一般打200-400字,听说有人试图发一篇论文竟然都可以),按普通短信收费0.1元/条的话,发完这么多字的信息起码要几毛吧,图片和语音对讲占的流量更大些,视频发送就更大了。可是我和朋友经常把一个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的视频发给对方,速度也很快,现在我手机上还保留着一些这样的视频。有时还上手机QQ和浏览网页,按我这样的使用,包月150MB流量套餐是绝对不够用的,但是,为什么我每月的流量还用不完呢?

   问题来了:

   同样是3GP格式的视频,如果link-world手机软件没有压缩功能,没有这样的高端压缩技术,可能吗?

   质疑也来了:

   李毅说服务器打不开,看不出软件的压缩功能,请问:服务器就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堆着,怎么会打不开呢?全国计算机软件司法鉴定机构不少,镇江公安是真的不能破解还是另有所图?

   我作为一个世界通代理商,也是一个link-world手机软件的用户,我是“7.1执法事件”的受害者,我有权提出我的质疑,也希望有识之士分析我的质疑。

   质疑一:本次执法事件是不是合法的?谁在忽悠民众?

   众所周知,2009年7月1日,在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隆重庆祝党的诞辰纪念日之际,江苏镇江市公安局以世界通公司经营模式是传销为由,兵分多路对世界通海南分公司、长春分公司、深圳分公司进行了查封,导致世界通公司全面瘫痪,32万代理商家蒙受巨大经济损失!

   下面是他们的所谓事件的“真相”:

   11月14日中央台《新闻调查》栏目《“世界通”真相》公安部警侦局副局长说,2008年底公安部已经收到世界通涉嫌传销的举报,2009年初已经开始调查了,5月28日镇江公安已经接到命令查处世界通,做了一个“端午行动”部署,后来就有了“7.1执法事件”。既然这样,为什么2009年公安部还要接受世界通公司的赞助呢?公安部公然接受传销公司的赞助,替传销公司做虚假宣传,该承担什么责任呢?6月份戴总随胡 出访,公安部为什么要给戴总办签证呢?

   2009-07-31,《法人》杂志发表一篇署名张晓娜记者的《世界通的救赎与反救赎》一文所阐述,7月27日,直销局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也仅仅是从媒体上看到关于世界通因涉嫌传销被几个地方查封的消息。

   2009-08-12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刘晓梅 徐滨《IT增值新业务销售引争议 “世界通”是否属于传销正在立案调查中》一文:“曹支队长告诉记者,关于世界通这个案件,当时有一位40多岁的妇女来到镇江市工商局咨询,她说,扬中市有人在销售世界通的卡,并问要买卡加入是否属于入门费,介绍买卡人,还返钱这类销售方式是否属于传销等,但这个咨询人始终没有透露真实姓名。针对该咨询人所反映的情况,镇江市工商局与公安局一同去了扬中市(属镇江市管辖)进行了调查了解。”

   11月14日,中央台《新闻调查》栏目《“世界通”真相》央视主播说“11月3号(台词说不清的主播,不是有意为之亦是故意卷舌,我听了N次听不出是几月几号,好像是说11月3号)国家工商总局发文,明确了世界通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禁止传销条例》当中的禁止传销行为”。

   不难看出,此次事件全部是由公安中某些别有用心人精心策划的“独角戏”!一个涉及30多万代理商480多万用户事关几十个亿的“传销大案子”,居然工商总局一直不知情?公安还在他们的文件和传媒宣传中一次次“强奸”工商,单独行动说是联合行动。“7.1执法事件”之后,各省地工商和公安部门几次收到据称是公安和工商总局的联合发文的“密件”,要求从严从重查处世界通公司的“传销”行为,并且要把搜集的证据汇总江苏公安。这种“先封后查”的执法行为当然遭到广大代理商和有识之士的质疑和谴责!代理商们向国家有关部门寄发的申诉材料几乎全部被拦截,网上申诉的呼声被公安部门指令各论坛/网站/博客屏蔽,“世界通”这一网络关键词如从邪教用语般被视如洪水猛兽。就连9月份一部份代理商自发到镇江信访,也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待遇。10月份,一些代理商纷纷到工商总局信访,多次得到答复,总局没有给世界通定过性也没有针对世界通的联合行动!

   至此,公安中极少数人的谎言被击破了!忽悠民众的事实已经明摆在每个看官面前,“本次公安执法事件是否合法”难道不值得质疑吗?

   质疑二、公安部门执法为何运用双重标准?

   2009年6月1日开业的深圳宝矿通公司,在产品理念和经营模式完全与世界通公司如出一辄,软件及广告回馈理念与世界通公司相差无几。但开业时间晚于世界通公司一年半的情况下,却取而代之、粉墨登场!而且市场越做越大!而且这家六月份刚刚跟风起步的企业,居然已宣布在欧洲上市,可见其业绩斐然!宝矿通蓬勃发展的事实足以说明:手机无线流媒体产业是一种趋势!不然宝矿通不会强势趟这场混水!

   然而,相同模式不同企业却遭遇了不同的境遇!由此可见,如果是从运营模式上打击传销,那么,在中国大地上,就应该一视同仁,绝不偏坦!

   公安是在运用双重标准定要致世界通公司于死地!

   质疑三、是否为利益集团驱使?

   “7.1事件”之后不久,蓬勃发展的宝矿通却突然宣布停止其曾从“理念上”倡导的手机点看广告回馈的项目,为什么?因为宝矿通目前的软件技术仅限于PC机!它根本没有领先的手机视频技术!

   再看3G平台的建设,由于遭遇技术瓶颈 ,从最初媒体的爆炒,到目前面临的困境,3G通讯系统的发展之路可谓好事多磨。相信看官可以从这里了解一些端倪:《3G发展遭遇技术瓶颈 专家坦言好事多磨》。

   3G平台建设的技术瓶颈,3G费用的高高在上,普通老百姓能用得起吗?然而,link-world手机软件的高倍压缩核心技术就能解决高额的流量费用。即使是2G/2.5G平台,link-world手机软件就能实现快速传输的技术瓶颈问题,而且link-world可以冲破3G技术的瓶颈,可以不受运营商平台标准的限制,兼容全球任何3G标准的平台,而且兼容于越来越多的智能手机,目前已经达到400多款,其他软件没有这个技术。我们在其他博文的论述中也提到link-world的软件技术是世界领先的:

   1、查百度日本手机广告,只能达到文字、图片和动画的技术,达不到流动DV的水平;

   2、美国微软至今没有推出手机流动DV广告的播放软件;

   3、美国美亚的手机DV播放软件的信息流量压缩倍数只有世界通link world软件的三分之一,香港麦酷用的是美亚的技术,大股东是美亚。

   4、国内宝矿通的广告播放8月份还只限于有线网络缓冲信息传递的水平,达不到在手机上播放流动DV广告的水平。

   5、2007年8月,世界通软件研发中心三年苦心钻研、反复检测验证,成功推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款智能化软件产品——LINK WORLD无线流媒体软件,已具备高倍压缩、快速传输功能,通过手机客户端能轻松的进行短信聊天、图片传输、语音文件与视频文件单向传输。

   2008年1月,世界通软件研发突破技术难关,无线流媒体软件正式拥有广告发布系统,可通过手机无线互联网络发布流媒体视频广告,软件用户登陆PC客户端、手机客户端便能适时收看视频广告;

   2008年5月,LINK WORLD无线流媒体软件技术完成对诺基亚品牌主要智能化手机型号的兼容,以及三星、摩托罗拉、多普达等品牌部分智能手机的兼容,共计近50款手机型号,2008年10月又一次升级使兼容手机型号扩充到200款,现在达到400多款。

   2008年12月,世界通软件研发中心做出了手机双向视频通话的测试版,为在2.5G条件下普及手机视频交流,加速我国信息产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从这里可以看出,全球那么多有财力有实力的电信运营商,为什么不能实现手机广告视频化的现状了。随着微软与NOKIA的合作,美国、日本同行业企业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加上国内同行公司急不可耐地上市、争抢地盘,已经证明了无线流媒体广告的强劲发展势头,任何人都抵挡不了的,中国拥有LINK WORLD,这是中国之大幸,中华民族之大幸!

   但是,某些利益集团,出卖国家利益出卖民族利益的人见了不也都会口水三尺吗?他们一年多来,以种种理由阻挠世界通的发展,要致世界通于死地,目的就是要窃取或从时间上超越link-world。他们不敢明抢明阻,要致世界通于死地,抢到或超越link-world机软件

  的核心技术,他们必须寻找合法的帮凶,那就是公安队伍里的“腐败分子”!

   是LINK WORLD高科技重要,还是营销模式重要?别借打传之名,做盗窃软件之实!

   至此,想必所有了解世界通“7.1执法事件”的人们可以看出镇江公安“司马昭之心”了。中央台《新闻调查》栏目《世界通的“真相”》正好暴露了公安的这一恶人面目。

   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先封后查再取证”这一执法程序不合法,他们却一意孤行,为什么?难道不值得怀疑是“权大当使,有利益驱使”吗?

   一个传销案子,法律规定30天最迟45天完成调查取证,现在超4个月了还没结案,为什么?难道不值得怀疑他们是拖延以便有充足的时间破解破译软件吗?

   为什么镇江公安4个月来都以种种理由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而新闻调查的这位记者却能见到这么多当事人?我们不敢想像是什么力量让法律的尊严与权威如同儿戏,让媒体总是在装聋作哑后却又丑陋地扮演着单方面的打击武器?难道不值得怀疑是在拖时间,不求公正,不管案子最终怎样,他们必须有充足时间先把核心技术弄到手吗?

   判断一个企业是不是传销,有一条很重要,那就是看传的有没有产品。世界通没有产品吗?吉林省物价局(别忘了是省级)给出的物价单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没有产品那么定什么价呢?!谁都知道link-world手机软件是世界通的命根子,是事关公司生死的商业秘密,是应该得到《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保护的。如果有一天Link-World软件的技术泄密,您负担得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吗?既然总是在号称“2009年最大的传销案”,牵扯到几十万代理商家、近百万老百姓的重大案件,就算只是为了给方方面面有个交待,为什么不请权威的IT技术专家或者专家团来进行鉴定呢?但是,镇江公安却急不可耐地 “在司法诉讼前” “在没有知识产权拥有人授权或许可” “在没有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对事关企业商业秘密的软件进行司法鉴定或作为证据的一部分授权下” “在没有任何监督机制下”就私自对link-world手机软件的核心技术进行司法鉴定,难道不值得怀疑是盗窃软件技术吗?

   综合以上质疑,“7.1执法事件”的本质原因尽已明朗:公安某些人无疑是在充当某利益集团的帮凶,是在假借打击传销之名,实做盗窃阻挠link-world软件发展之实的勾当!

   在此,强烈呼吁正义、有胆、有识、有良知的领导干部和各界正义人士,为了捍卫法律的尊严和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法规不受亵渎、为了有效保护创新的高新科技民营企业顺利发展、为了保护32万的代理商的生死存亡不受威胁和几百万终端用户弱势群体的切身利益不受侵害,能够早日挺身而出,坚持真理,拨乱反正,制止他们的强盗行为!

   同时,更迫切希望广大世界通的代理商朋友们,大家要尽快认清事实真相,不要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要再浪费时间!统一思想,团结起来,坚定信念,心存大爱,相信党中央、相信国务院!高举胡 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坚信以和谐理念一定可以拯救危机!保护好我们的民族产业!

   相关链接: 高级法官反驳央视新闻调查的言论

   这又是一次“媒体审判”,赤裸裸无视法律的尊严!

     央视昨播发的对世界通案的新闻调查再次让法学界和有识之士为之震惊,认为反通势力已将法律当儿戏了。昨夜在写完这篇稿时已是凌晨四点半钟,现在才得发布。娄法官对央视的新闻调查录像反复看了又看,认真对照之后才接受了我们的采访的。在访谈中娄法官的看法是这样:

   11月14日,央视一套播放的关于世界通涉嫌传销案的新闻调查,其主要内容、观点与10月中旬一些媒体所报道过的基本上是换汤不换药,都是老声常谈,只不过是按其所需,加进了一些所谓的采访而己。其性质也与以前一样,只是公安机关少数执法人员的偏见而己,并不代表国家。其目的也还是跟以前一样,企图借中央媒体之影响力为他们违法执法的行为争取更多的机关和社会的支持,同时打压世界通公司及其代理商为捍卫公司和自已的合法权益的士气,并从内部分 化、瓦解代理商队伍。这里顺便透露一些实情,某些媒体的“新闻调查”“今日说法”等节目,大多是有人授意或邀请的。当然,处于弱势地位的平民百姓是很难办到的(不是绝对)。如若不信,平民百姓去试试,看他们会理采不?了解了这一点,代理商们自然就知道这个新闻调查是怎么一回事了。

    关于这次播放的新闻调查的内容、观点,因为都是老声常谈,本人己经作过点评,在后面重发一下就可以了,这里只就出现的一些冠冕堂皇的调查和部分说法作点分析。

    首先肯定,这个调查完全是为了迎合公安少数违法执法人员必欲置世界通公司及其广大代理商于死地服务的,其偏执十分明显。表现为:

    一、他们采访了个别代理商,但当代理商正说到可能与他们所需的内容相反时,他们马上就掐断了(画面及录音剪辑明显这样)。

    二、主持人说工商总局己作出决定认定世界通是传销,跟上次说是公安与工商联手侦破了世界通传销案一样,是在撒谎。如果是实,何不采访工商总局呢?事实上工商总局已经多次向代理商明确答复过,没有那事,本人就接到过这样的答复。

    三、采访的上海某公司技术人员,该技术人员他有国家颁发的软件功能鉴定或者认证资格吗?即使有,那个公司的级别高于吉林省物价认证中心的级别吗?为什么不去采访吉林省价格认证中心呢?难道国家没有一个能作这种鉴定或者认证的机构吗?须知否定一个鉴定结论是需要比原鉴定机构级别高的鉴定机构才有权。采访的那个公司或那个人说不定正是世界通的不正当竞争者呢!

    四、采访戴兵时问播放广告由第三方买单是否实现了,其用意是企图用以前没有实现来推断以后也不会实现。这里反问一下他们,共产党的最终奋斗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请问现在实现了吗?回答是否定的,但是能证明或者推断共产主义是不能实现的吗?

    五、他们所采访的公司那个后台技术管理人员,人家所说的内容并不完全符合他们的需要,但他们只取其所需部分,说是与上海某公司那个技术人员所述基本一致。其实两者所说有很大的差距。某公司那人说世界通的软件功能简单,简陋。而世界通这位技术员说了公司软件虽然不像宣传那么好,但确有某些其他软件不具备的功能。但是解说和主持人却混淆视听。技术上先进一点也是先进,体育比赛很多场合取胜或创纪录往往是毫厘之差,很多事的成败也同样。而且这位后台技术管理员早已加入了营运模式与世界通几乎完全相同的“宝矿通”,已经成了世界通的叛逆者。

    六、采访的那个参加过世界通法律论证的不知是什么人士,据他自已说,他是搞行政法的。那么听他所说,他就是个白拿钱的人,对世界通的实质问题一无所知。这个案子涉及的是刑法和民商法,显然他是个门外汉,参加了论证的还有公安部、工商总局、人民法院及其他法学院校的教授们,为什么不去采访一下他们呢?特别是应该去采访一下涉及本案适用的刑法和《禁止传销条例》的立法参与者,这些行家为什么不去采访呢?

    七、采访对世界通广告不认同的几个商家,他们的说法和态度同样说明不了什么。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有几个人或者团体认同、支持或者拥护?后来还不是也得到了全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吗?新中国成立后,全世界开始除了少得可怜的几个国家的承认外,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不承认甚至反对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不是也获得了大多数国家的承认并且支持了吗?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后相当长的时期也是不被人所接受的,也是逐渐得到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可和拥护的。所以,这个新闻调查的组织策划者,所持的态度和观点从哲学上来说,是违反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和辩证法的,是地地道道的形而上学和唯心论。

    其次是他们的一些说法也是不足于否定世界通的。

    一、说有些代理商使用的营业执照不是本人的。这里一是说明并非都不是本人的,所以不能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二是由法人委托并不违规,也不违法;三是只不过是公司为了限制代理商的发展过快,也为防止有的代理商危害了公司利益,万一找不着人而设置了这个条件,才要求经营者有营业执照。其实这跟合法不合法根本没有关系。保险公司的保险代理、金融机构的储蓄代理,不都是自然人吗? 

     三、那位经侦队打开电脑向记者提供的所谓多层次的享受报酬就是传销。那么,所有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他们都是从下至上,一级比一级的报酬高,这是为什么?有个冠冕堂皇的解释就是级别越高责任越重,贡献越大。那么,世界通的代理商也同样,协助招商多了,肯定需要多负出劳动和费用。协助招商也是一种劳动嘛,同时也需要付出比如通讯、交通、组织培训等费用,公司对他们这种劳动和付出给予相应补偿,本是天经地义的,怎么能说是非法收入呢?中介所都在收中介费,国家为什么没有去查处呢?银行代理收电费、电话费不是也有报酬吗?至于说世界通与传销的那三个特征,其结论更是牵强附会,强拉硬扯,既是对法规的曲解,更是对事实的歪曲。

    三、还有他们绘制了那个金字塔的图案,那完全是强加于世界通的,本人在其他论证中对此己做论证:世界通的代理商之间是形不成金字塔结构的,因为他们的上下级关系跟国家干部的上下级关系一样,不是固定不变的,下级超越上级的事是常有的。而且很多代理商之间并不存在永恒的利益关系。

    四。至于说公司存在某些问题,例如宣传有误,那要看达到什么程度,是根本性的还是非根本性的。任何一个企业、组织乃至国家,都免不了会出现一些问题,我们共产党就曾发生过多次错误,有的甚至非常严重,难道就应该全盘否定这个党吗?

    五、说有的高级代理商找人代点广告,似乎找到了充分理由,其实也是很片面的。这在广告平台搭建时期是无可指责的,就是创造点击率嘛,跟一些广告报免费派送报纸一样。为什么人民日报、央视的广告费比别的媒体都贵?不就是因为他们的发行量大,收视率高吗?1995年9月28日试刊,10月19日创刊的广西南国早报,开始还不是花了上百万元免费发送,连不识字的儿童、老年人都发,后来才吸引了广告客户。它就是创造发行量嘛。世界通广告的最终收视人群是3G手机用户,目前在电脑上就是搭建广告平台,所以初期的广告也是免费或自制的,这是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要走的一段路程。哪一家企业还没有建立起来就有客户?公路没修好,会有人给你交养路费吗?工厂都没有建好,能有客户吗?

    为了让人们有个清醒的认识,将以前发过的相关评述再次发布,以供对照。

    少数执法人员企图用“三人成虎”和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可能成为真理的效应来达到他们扼杀世界通的罪恶目的,其实是徒劳的。如果他们能够理直气壮地从法律上打掉世界通,为什么至今还不敢让律师会见嫌疑人呢?可以断定,这其中见不得人的隐情是很多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