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反转,涉事警察与被杀者共事17年,老婆是亚裔选美冠军曾犯罪

  正值壮年的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用膝盖压颈窒息死亡而引发的骚乱,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席卷整个美国。而特朗普一次又一次的铁血政策,不但没有压制住暴乱阻止其蔓延,反而成了暴乱的催化剂,让越来越多的民众,甚至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在内的名人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

  民众的情感也由对弗洛伊德的同情迅速转变为对政府的愤怒,目前已有超过20个州、33个城市,发生了大规模的骚乱。连日来,引发这起事件的发源地,明尼阿波利斯市骚乱不断升级,先后有近70家店铺等建筑物被打砸抢,甚至连警察局都被烧了。

  警察们放弃了对警察局的保护,做直升机仓皇逃离,这一幕就像我们看到的好莱坞大片一样,既滑稽又令人愤慨。

  然而,就在人民群众义愤填膺的时候,剧情出现了反转。据ABC报道,当地时间5月30日,弗洛伊德的初步尸检报告出炉。报告称 他死于“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绞杀窒息。警察对他的控制只是一个诱因,加剧了他的疾病发作。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弗洛伊德死于自己的心脏病,白人警察在这个该死的时候撞到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这分明是在给这位白人警察,杀人凶手的谋杀行为镶金边,帮他逃脱罪行吗!对此,弗洛伊德的家人表示不能接受,并要求再次进行单独的尸检。

  在铺天盖地的骚乱和声讨声中,检方终于以三级谋杀和过失致死两项罪名,起诉了事件的主角,暴力致死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德里克•沙文。

  美媒指出,从警近20年的沙文曾向三人开枪,致死一人,并收到18次过度使用武力的投诉,其中两次以部门的纪律处分和赔款2.5万美元告终。可见这是一个暴力成性,劣迹斑斑的“人民卫士”,对付“歹徒”他绝不手软。

  还有网友表示,沙文是特朗普的忠实粉丝,参加过当地支持特朗普的集会。这也就难怪,特朗普的性格似乎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从沙文辉煌的被投诉记录来看,弗洛伊德死于自己心脏病的说法,似乎显得有些牵强。

  果然,媒体又有了新发现,沙文和受害者弗洛伊德竟然是曾在一家俱乐部共事17年的老相识(沙文在里面做兼职的保安)。那么,执法现场的偶遇,没有老熟人相见的亲切拥抱,反而是出手夺命的必杀绝招,这剧情合理吗?

  更何况,沙文与弗洛伊德共事17年,那么如果弗洛伊德有心脏病的话,沙文不可能不知道。这就更增加了沙文借职务之便,蓄意谋杀的可能性。

  我们再来了解一下沙文的家庭背景,据《每日邮报》报道,沙文的亚裔妻子是老挝人,名叫凯利•沙文,从小以难民身份与家人逃到美国。2018年荣获“明尼苏达州夫人”选美冠军。凯利曾在当地一所医学中心担任放射科医生,真是无巧不成书,偏偏就是弗洛伊德被宣告死亡的那家医院。

  更讽刺的是,弗洛伊德因使用20美元伪钞,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而凯利也曾在2005年因伪造一张42美元的空头支票被刑事起诉,同是使用伪钞,结果却是同人不同命啊!

  另有报道称,四名涉案警察中的亚裔警察陶投是凯利的弟弟。他自2012年成为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正式警员以来,涉及过6宗暴力相关投诉,其战绩比其姐夫沙文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辉煌暴力战绩的警察姐夫与小舅子,有同样使用过伪钞的选美冠军妻子,这个家庭组合可谓不同凡响。

  沙文被控的两项罪名中,三级谋杀最高刑罚是25年有期徒刑,过失杀人罪最高刑罚是10年有期徒刑;但其余3名涉案警察除了早先同被开除外,目前都没有相应刑责。

  目前,所有的怀疑都只是推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备好西瓜和板凳,等待美检方拨开重重迷雾。只是,我们希望自诩民主、自由、开放的美国,能够真正讲民权、讲平等、讲博爱。以最快的速度,还民众以真相。

  让逝者留在世间最后的呼唤得以慰藉:

  “求求你,我不能呼吸!妈妈救我!”

  “我的胃疼,脖子也疼,哪儿都疼。”

  “给我一点儿水喝,求求你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